手机版 | QQ登录 | 微博登录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拆迁视点 >江苏新沂:民办学校遭遇别样“拆迁”

江苏新沂:民办学校遭遇别样“拆迁”

时间:2015-04-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刘立民 - 小 + 大

 江苏民办学校4年前因拆迁被紧急停办 至今没拆

  4年前,政府一纸拆迁函将拥有2500多名师生的民办学校紧急分流停办,但学校至今也没有拆。 刘立民 摄

  新沂市北沟镇政府在2011年5月的拆迁函及拆迁报告中说,东方学校处于中山路和湘江路项目地块,根据工业园开发进度需要拆迁,然而时至今日,记者在现场发现,东方中学四周百米内没有新修的道路,仍然是原始的泥土小路、菜地及河沟

  政府明知无补偿资金,也非项目急需用地,却将拥有2500多名师生的民办学校紧急停办。近4年了,补偿未到位,学校也没有要拆的意思—

  法治周末记者 刘立民 张贵志 发自江苏新沂、南京

  “4年来,为了拆迁补偿,我们找相关部门两百多次,要么说资金紧张,要么霸王条款,或者找不到人,再加上北沟街道办与无锡—新沂工业园管委会相互推诿,至今没有定下来。”

  向法治周末记者诉苦的这位是新沂市东方中学董事长王明生。他告诉记者,用于学校的投资多数来源于亲朋借贷,学校停办了却拿不到补偿,债主天天上门,对他恶语相向甚至大打出手,令他度日如年。

  东方中学位于江苏省新沂市“无锡—新沂工业园”区内,却早于工业园在此“落户”5年,属招商引资项目,占地60多亩,建筑面积约3.8万平方米,是当地规模最大、教学质量最优的民办学校。

  2011年,东方中学拥有2500多名师生,达到开办以来的顶峰,5月16日,他们欢天喜地地举办了10周年校庆,正满怀信心地准备再上一个台阶,然而,仅仅过去4天,政府的一纸“工业园区规划需要”拆迁函便宣告东方中学终结。

  校方当时服从政府安排,将教师解聘,学生分流,40天后,偌大的校园变成一座“空城”。

  谁知,“工业园用地”只是虚晃一枪,时至今日,东方中学仍完好地伫立在原地,没有半点要拆的意思。

  那么,究竟是谁脑袋一拍就毁掉一所学校?为什么拖了4年补偿问题得不到解决?无锡和新沂两地相距400公里,其合作的工业园又是怎样的管理运营模式呢?

  十周年校庆后遭动迁

  彩台高搭,音响里送出欢快的音乐,新沂市人大、政协及各主管部门领导纷纷到场祝贺,全校师生身着簇新的服装,各方代表登台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,丰富多彩的文艺表演……

  从东方中学校长刘林提供的DVD光盘中,可以看出2011年5月16日的十周年校庆有多么隆重,而在4天后,学校接到了新沂市北沟镇政府的拆迁函。

  “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我们情感上都无法接受。”刘林告诉记者,当时镇政府的人还拿了一份拆迁公告,准备贴在学校大门上,“被我制止了,高三学生正在备战高考,不要分了他们的心”。

  拆迁函说:“根据无锡-新沂工业园总体规划,东方学校处于中山路拆迁地块范围,为更好服务于园区建设、保障重点项目的顺利实施,将于近期启动该地块的拆迁安置工作,请给予积极配合。”

  5月26日,新沂市领导签批北沟镇政府的拆迁报告,报告明确提出“按照园区拆迁计划,东方中学应在2011年7月底前完成拆迁工作”。不久,新沂市教育局拿出东方中学师生整体分流工作方案。

  “学校是一种特殊的行业,办校离不开政府,政府叫你停,步步紧逼,我们只好服从。”王明生表示,他反过来做教职员工和学生的工作,遵照教育局整体部署,在2011年7月2日完成了师生整体分流,没有造成任何负面社会影响。

  接下来的评估和征收补偿工作,以及达成协议后的建筑物拆除,应当在政府主导下进行,然而,官方不再积极,东方中学的拆迁被悬了起来。

  4年间240次追偿奔波

  “这是我们学校司机2011年以来的出车记录,粗略数了一下,因为拆迁补偿找政府有关部门的次数达240多次。”王明生对记者说,学校停办后,专门留下校长刘林和办公室主任朱玉松等4人看守校园财产,协调政府处理善后事宜。

  据刘林、朱玉松反映,2011年8月,经过多次协商,在北沟镇政府主管拆迁干部胡锦章的办公室,根据新沂市住建局推荐的评估公司名单,从中选定由江苏先河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评估学校资产,但不久胡锦章离开,评估报告出来后无人领取,评估公司坚持谁领报告谁出委托书并交评估费,因东方学校急于拿出评估报告与政府商谈补偿,就向评估公司出具了委托书,支付评估费18万元。

  “评估报告分送给相关领导后,留守人员隔三岔五地去问信,但北沟镇政府、工业园管委会和新沂市政府三方开始踢皮球,这一踢就是两年多。”刘林告诉记者,在此期间,他们多次向新沂、徐州及省有关部门反映,直到2014年七八月间,才正式启动商谈,可政府方面又说上次评估是校方单方委托的,政府不认可,需要重新选择评估公司评估。

  2014年9月末,针对东方中学的第二次评估完成,由于校方未出具委托书,从中证房地产评估造价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中证评估公司)的《房屋征收估价报告》上来看,委托方为新沂市北沟街道办,依然是单方面委托,但此次评估总值2400多万元,较上次低了700多万元。

  “很多资产漏评少评,比方说校院内的一些名贵树种,只给几十元的移栽费,这种评估方法难以接受,一台吊扇20元,一台空调150元,给的只是拆装费,数百万元的教学器材、附属物和生活用品均未评估在内。尽管政府答应支付搬运费,但学校都不办了,这些东西往哪儿搬?”

  王明生表示,即便这样,因为债主逼得急,他们也同意在此评估基础上商谈,但请政府考虑支付学校停办提前解聘教师的违约金,以及迟付补偿金给校方造成的利息损失,即使现在不给,写在协议书上留作后谈也可。

  “就是这样一个我们认为合乎情理的条件,经过多轮商谈,2015年春节将近,工业园管委会主任钟晓栋终于答应可以写进补偿协议书,但他又说北沟街道办主任不同意,谈判再次搁浅。”王明生说。

  2015年2月4日,法治周末记者首次到新沂采访,欲求证王明生的说法,在无锡-新沂工业园管委会未找到主任钟晓栋,新沂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钟晓栋前天刚刚被省纪委的人带走,了解工业园的事情等新主任到任再说。

  北沟街道办宣传委员王德虎则表示,无锡—新沂工业园有独立的财政体系,园区内的拆迁补偿由其财政支出,北沟街道办只是协助拆迁,管委会主任都同意的补偿条件,我们怎会阻拦?

  资金不足也敢动迁

  据2014年10月30日新沂市市长办公会议纪要,东方中学“征收补偿至今尚未解决”是“因资金不足”导致,而2014年12月1日无锡—新沂工业园管委会在上报的文件中更明确了责任:“2011年5月启动东方中学动迁项目,但由于资金紧张等原因,该校师生分流后,我管委会一直未开展后续工作,2014年8月,应东方中学申请并报市政府同意,动迁工作重新启动。”

  王明生对记者说:“我也是看到这两份文件才知道拖着不办的真实原因,政府没钱补偿也敢动迁,还编出各种理由把我们踢过来推过去,整整耍了我们三年多!”

  北沟镇政府在2011年5月的拆迁函及拆迁报告中说,东方学校处于中山路和湘江路项目地块,根据工业园开发进度需要拆迁,然而时至今日,记者现场察看发现,东方中学四周没有新修的道路,仍然是原始的泥土小路、菜地及河沟。

  既没有资金,又用不着这块土地,当年政府为什么急着动迁呢?

  “我也不太清楚,听说是为了大发展的需要。”工业园财政审计局吴溶海科长这样答复。

  无锡—新沂工业园管委会主任依然空缺,由副主任朱冬青主持工作,3月20日记者再次到管委会采访,问及东方中学拆迁一事,朱副主任表示不知情,把吴溶海叫来回答相关问题。

  吴溶海说,管委会财政上没钱管怎么会搞拆迁呢?不存在这样的事情。而对于新沂市政府、工业园管委会文件中“资金不足”“资金紧张”的说法,吴溶海认为肯定是笔误。

  “平心而论,原管委会主任钟晓栋在后期还是帮我们做了一些工作,如制定补偿时间表,组织各方开展谈判,并预支500万元以解我方燃眉之急。”王明生说,如果钟晓栋不出事,或许补偿已有实质性进展。

  评估中的疑团

  2015年3月20日,东方中学留守人员朱玉松再次来到北沟街道办,钟晓栋“出事”后,拆迁补偿主要由党工委副书记蔡冲负责。

  蔡冲表示,他不懂评估业务,如果对评估不认可,可以向徐州市相关机构申请仲裁。

  朱冬青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,北沟街道办负责谈判签协议,签多少工业园财政就支付多少,园区内拆迁用的都是这种评估方法。“不能说,东方中学提出不同意见我们就听他的,那样岂不让老实人吃亏?”

  东方中学董事长王明生则表示,他们不想沾便宜,但政府也不要搞霸王条款,只要政策法律允许的、合情合理的补偿就行,甚至在数额上还可以让步。“当初就是太老实了,主动配合动迁才被拖了4年。身心俱疲,损失巨大。”

  “东方中学建在集体土地上,没有按此标准评估已经很照顾他们了。”北沟街道办和工业园管委会的官员,均对记者有过此表述,那么东方中学的房屋究竟应当按什么标准评估呢?

  法治周末记者看到,东方中学尽管租赁农村集体土地,但新沂市相关部门办理的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》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》《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》及《民办学校办校许可证》,一应俱全。

  针对这种情况,记者采访了在北京执业的律师刘亚军。刘亚军说,早在2011年8月,最高法关于集体土地拆迁司法解释中有明确规定,拆迁房屋纳入城市规划的,参照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,“理应如此,不存在照顾之说”。

  东方中学委托的与政府谈判的工作人员卢晓亮发现,第二次的《房屋征收估价报告》存在诸多疑问,中证评估公司的印章位置不对,又是字压章,像扫描上去的;两位估价师刘春明、周大芳的签名明显系一人书写;评估报告中未见刘春明资格证书复印件,且经上网查证,刘春明是中证评估公司扬州分公司的工作人员,“评估报告有作假嫌疑”。

  据东方中学留守人员向记者反映,中证评估公司是官方选定并经他们同意的,“仅此一家,无选择余地”。评估报告出来后,在工业园管委会办公室三方见面,当时发现估价师刘春明的资格证书过期,评估公司的王某美便当场把复印件撕下来,说装订错了,等拿了有效的再补装进去,但始终未补。

  为了证实估价师签名造价,王明生一位亲属专门跑到南京的中证评估公司,找周大芳写了一些字。此后他电话告诉记者:“笔迹差异很大。所谓的集团公司其实就是几间房。”

  经过数次邀约,3月30日上午,法治周末记者终于在中证评估公司见到了被员工称作周总的周大芳。周突然拿出一份新沂市东方中学的函,函的大致意思是:校方对评估报告无异议,未向媒体反映,如有记者调查,公司可拒绝采访。周大芳便以此拒绝回答记者的所有问题。

  记者向王明生核实函的真伪,他表示并不知情。几个小时后,王明生打电话告诉记者,是中证评估公司的王某美打印好材料找到校办主任朱玉松,谎称已经过他同意,骗盖了学校公章,王某美为此专门到淮安向他认错道歉,答应两天内追回那份函。

  第二天,朱玉松又打电话告诉记者,确实是他疏忽了,未向王总(王明生)核实便盖了校章。

  工业冷清的工业园

  法治周末记者在新沂采访时,遇到的知情人都对东方学校感到惋惜,一些市民表示:“那么一所红红火火的学校,官员一拍脑袋,说毁就毁了,你工业园真的用得了那么多土地吗?建园8年了,没有几家像样的企业进住,圈起来的大片土地荒废着,房地产倒搞得热火朝天。”

  据了解,无锡—新沂工业园于2006年11月启动建设,是江苏省推出的苏南支援苏北的一种合作模式,双方共同出资注册成立锡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,新沂市在城东划出32.8平方公里的土地交给公司开发利用,并组建管委会,两套牌子一班人马,主要负责人均由无锡方派任,运营原则是“市场运作、封闭管理、优势互补、合作双赢”。

  工业园早期提出的口号是“力争用5至8年时间,再造一个新新沂(经济总量)”。如今8年过去了,记者在园区内看到正在运转的企业寥寥无几,很多看似工厂的院落,门可罗雀,院内荒草凄凄,少见人影。

  工业园的工业企业主要集中在园区东南部、管委会周围,就在管委会的东邻及对面,记者看到两处大型烂尾厂区,尤其对面圈起来的土地达338亩,院内枯败的荒草有半米高。

  相比于工业企业的“冷清”,工业园内的房地产开发倒是如火如荼,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,还有在建的,准备建的,什么金澜世家、百富城、雅居、雅苑、城市广场等动听的楼盘,路旁诱人的售楼广告,以及用房地产企业命名的道路,工业园俨然成为房地产大卖场。

  对此,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朱冬青并不讳言。他说,按照工业园当初设定的目标,只完成了40%左右,并不理想,他将此归咎于几年前当地的高息融资风潮,许多投资商资金链断裂导致企业烂尾,现正在想办法补救,重新招商引资盘活土地,“还有一个难题,烂尾的厂区没有土地使用手续,新企业不敢入住,而再重新办理很难”。

  针对工业园大面积搞房地产的质疑,朱冬青说房地产项目符合规划要求,是园区规划局规划的。

上一篇:安徽金寨县中医院为配合拆迁给职工发通知:不搬家停职

下一篇:网传台州环卫工因拒绝拆迁被烧死 警方称仍在调查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304765718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010-57137777  |  
Copyright © 2019 天人系列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www.cqfz.xyz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